主页 > Z生活沟 >你发废文的时候,你妈为什幺看得懂? >

你发废文的时候,你妈为什幺看得懂?


2020-06-18


你发废文的时候,你妈为什幺看得懂?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这个月为了準备课程,重读王文方的《语言哲学》,这本书2011年出版,大概是目前中文世界唯一一本语言哲学入门概论。

读研究所时,语言哲学(philosophy of language)曾经是我研究计画的可能选项之一,但后来没有真的做下去,而是转向了形上学领域的自由意志问题。

语言哲学看名字可以知道是跟语言有关的哲学,但不能理解成「使用语言的哲学」之类教人怎样用词才能得体增加说服力的学问。比起怎样说话才动人,语言哲学关注更基础的问题:人说的话为什幺有意义?

这里的「意义」并不是指那些特别有深度的内容,而是一般人认为的语言能传递的那些意思。你可以发很没深度的废文,例如:

「惨!主计处公布薪资中位数,一半的人拿不到」
(by 王向荣,其他废文案例请见此)

别人看得懂这些废文,就代表他掌握了这些废文表达的意思。语言哲学当中的核心问题就是:这是怎幺达成的?

在一些人眼里,这种问题不难回答:意义就是想法嘛,一句话有意义,是因为它能让说话者掌握听者的想法。

这个说法很符合常识,不过对语言哲学家来说并不算是适切的回答。首先,就算这个说法是真的,它也缺乏说明力,因为它只是把我们面对的问题翻译成这样而已:

语言是如何让听者掌握说话者的想法的?

而这个问题,可能没有比原版的问题更好回答。不管你是二元论者,认为想法来自于灵魂,还是说你是心脑同一论者,认为想法来自于人脑,你应该都会认为我们需要更多说法,才有机会解释说话者是怎幺藉由语言来把自己灵魂当中的状态或脑状态给传递出去的。

再来,听懂一句话,真的就是「掌握说话者想要藉由这句话传递的想法」吗?参考看看这个例子:

美国旅客 Jack 到宜兰旅游,逛到深沟的柑仔店。柑仔店老婆婆很少看到外国人,她指着桌上的橘子,有点害羞有点热情地用台语说「拿去、拿去」(the̍h- -khì、the̍h- -khì)。

Jack 的母语是英语,很自然地听成「take it」,一边拿起橘子一边想这个老太太英文真是不错。

对于这个案例,我们大概可以公允地说:

然而,Jack 算是有认出「the̍h- -khì」的意思吗?恐怕没有。他虽然掌握了老太太要他取走橘子的想法,但这完全是运气好,并不是因为他听懂「the̍h–khì」的意思。

如果你对于 Jack 和老太太故事的判断如同上述,你应该会同意,就算掌握说话者说出一句话时想要表达的想法,也不代表听者真的知道那句话的意思。因此,「一句话有意义,是因为它能让说话者掌握听者的想法」这个说法不但说明力有限,本身是否成立,也值得商榷。

事实上,有些语言哲学家持有更激进的看法,认为语言的意义不纯粹来自说法者的想法。哲学家普特南(Hilary Putnam)有名的思想实验「孪生地球」(twin-earth argument)就致力于证明,在一些情况下,语言的部分意义是由说话者心灵之外的东西决定,因此,即便两个说话者有一模一样的心理状态,并发出一模一样的声音,他们发出的声音,依然可能有不同的意思。

藉由上面这些介绍,我试图说明语言哲学的问题并不简单。上面这些讨论涉及的眉角,其实也只是语言哲学困难之处的冰山一角。讨论哲学问题时,哲学家习惯从最单纯的案例开始建构理论,比起老太太外国人那种不同语言的翻译问题,语言哲学家的时间,大多花费在单一语言且更简单的语句上,就算是这样,也已经有够多问题需要回答了,例如:

如果你对上面这些问题感兴趣,那文章开头提到的那本《语言哲学》就会是你的好选择。

这本书介绍了大部分当代语言哲学讨论的重要理论,作者王文方是我听过的讲课最简单易懂的哲学教授之一,他在书里的行文也充分显现了他讲课的风格:非常清楚和循序,区分问题意识、解决方案、支持解决方案的论证以及进一步的质疑,并且适时出现具体案例。

身为教科书,《语言哲学》的任务之一是精简和直白地把当代语言哲学研究的轮廓尽量交代完整。因此,你不能期待它像普及读物那样讨好读者,帮你準备一些白烂好笑的案例或说法,并直接避开比较困难、hardcore 的哲学内容,不过整体而言,我相信这是一本就算没有哲学基础,只要够认真就有机会读完读懂的哲学书。



上一篇:
下一篇: